跑步

魂修无疆 004 仇人栽树,李奕乘凉

2019-10-12 22:59:5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魂修无疆 004 仇人栽树,李奕乘凉

孙远望的心情,很少像今天一样起伏不定。

炮灰徒弟陨落的瞬间,他就感应到了。当他从储物戒指中,取出那个近乎粉碎的本命玉牌后,犹豫了一晚,最终只叮嘱了那帮地头蛇一声,就冲出城去。

一开始,他以为自己被屠天雄骗了。离开客栈的,不是他的弟子,而是他本人。孙远望的心猛的揪紧。不过,他要确认这一点。所以亲自在客栈外盯了大半夜,要看看屠天雄会不会来个声东击西,悄悄溜走。不过,天字丙号洞府安静得像没有人一样。

他只能带着疑问,追了出去。但追着追着,看到徒弟从容留下的记号,看着李奕逃跑时留下的浓重痕迹,他又觉得,逃走的不可能屠天雄。他又放松下来。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徒弟留下的记号越来越稀少、潦草,而李奕逃跑的痕迹越来越淡,他明白,这只能说明,徒弟越来越追不上那个逃走的人。

他的心再次揪紧,难道屠天雄已经狡猾成如此模样,心态好到如此程度,都有心情戏弄自己和徒弟了?

再追下去,他清楚的看见,被追杀的人绕了个大圈子,转回傻徒弟的背后,乘着徒弟不察,一击就杀死了他。

孙远望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实际上,倒不是追杀者显得有多么厉害。不说别人,他自己筑基初中期时,也可以轻松做到这一点。

但是,那个人留下的痕迹太怪。既可以让傻徒弟毫无察觉,却偏偏可以让自己轻松看见。

做完这一切,他还在轻松的毁尸灭迹后,大模大样的在野外休息了一晚。这说明什么,说明对方有恃无恐。那他的依仗究竟是什么?

最可怕的是,以他的能力,以击杀现场的线索,他可以清楚的断定,对方攻击的距离相当之远。

哪怕他自己亲自出手,最远也只能在那里进行击杀了。

这说明什么?说明对方也是筑基后期修为。

这让他又犹豫了许久,这才追出去。

然而,越追他就越心惊。对方留下的痕迹越来越淡,已经迅速从昨天的筑基初期水准,上升到了接近筑基后期。

他追了大半天,才靠神识锁定对方。

又追到天快黑了,才看得见对方的身影。

然而,麻烦从那个时候就开始了。

明明对方刚刚冲过去,毫无危险的地方,他冲过去,就引出一只妖兽。明明对方一脚踩过,可以借力飞腾的地方,他一脚踩下去,就捅出一窝妖蜂。至于陷阱、机关之类小玩意儿,更是所在多是。

最危险的一次,明明对方飞过去没事的地方,他后脚跟过去,就踏了个空,落入一个天坑之中。而且,当时正是他真气转换的关节点,一时飞不起来,只能落下。而下面却偏偏毒气弥漫,他差点一口真气走岔,当场掉进毒雾之中。

最后,当他眼看要抓住对方时,对方却直接冲入了一面岩壁。显然,岩壁上有一个被幻阵挡住的洞口。

跟进去?还是不跟进去?孙远望又憋气、又窝火,进退两难。

孙远望已经好久没有这么难堪了。他是天机门长老,筑基大圆满修为。在天机门中,虽不能说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但也相差不多了。

从修为上看,除了掌门屠天宗是金丹期修为,在境界上高过他。别的人,最多也只是和他相当罢了。

从地位上看,他是门派七大长老之一。完全可以在门中悠哉游哉的享清福。

不过,所谓人无远虑,必有近忧。

他已经280余岁,离筑基期寿命大限很近了。理论上,他也只有10多年好活了。实际上,他虽然后半辈子保养得好,但总有些内伤、暗疾。虽然平时看来,无伤大雅。不过,总是会折他几年阳寿。

也就是说,他实际上没几年好活了。

要说他现在最大的期望,当然是修为突破,晋升金丹期。那时候,他会凭空再多300年阳寿。300年时间,足够他逍遥了。家族也会因此,再进一步。从天机门四大附庸排名最后的一家,变成头号家族。

更何况,有了300年漫长的生命,说不定他会再创造奇迹,进阶元婴期也不无可能。那时候,再多一千余年的寿命,怎么看也和长生差不多了。

为了长生,为了提升修为境界,他放弃了门内的享受,带着几个不成器的弟子,在外奔波了几十年,为的就是找到屠天雄,得到他手中的天机诀后几层。

至于屠天宗、屠天雄这哥俩之间的恩恩怨怨,他可就管不着了。

不过,几十年奔波下来,他带出的弟子,死的死、残的残,还剩下的,就是一个筑基无望的炼气九层废物。

现在,这个废物追杀一个炼气五层的小家伙,都能死掉。果然是够废的。

不过,再怎么不中用,也是个炼气九层的废物。追杀的头一天,就死掉了。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也是很想知道。

而那个屠天雄,却一直龟缩在客栈中不出来。

孙远望很想直接冲进去,把那只乌龟给揪出来。

不过,他知道,飞仙城不是他可以胡来的地方。留仙客栈是飞仙城城主的产业,这个城主本人,就是一个金丹老怪。至于他背后的丹鼎门,明面上的金丹老怪有两个。不算暗中的实力,光这几个人,就能灭了天机门。当然,天机门傀儡厉害,真打起来,这边损失也会很惨重。

但这里毕竟是别人的地盘,自己的天机门可还在亿万里之外。

况且,掌门屠天宗还巴不得自己死在外面。这近百年来,追杀屠天雄的过程中,天机门死掉了几十个筑基修士,炼气修士更是十倍于此。

至于跟随屠天雄的死忠分子,死伤也大致相当。

这么多的人手,其实已经超过了天机门现存的力量。

再加上,天机门像他孙远望一样,继续追杀的筑基修士,又占了门中力量的三分之一左右。整个天机门,因为百年前那次夺位变故,实力已经大降。

真正受益的人,只有现任掌门屠天宗和他的死忠而已。

百年之前,孙远望就看出来,不论屠天雄手中,有没有天机诀后几层,追杀他,不过是天机门的内耗。死的都是门内的野心分子,和忠于上任掌门的人。不过现在,孙远望明知道这是个火坑,也只有往里面跳了。

不是他野心变大了,而是他想活下去。

就像现在,他明知道眼前这个废弃矿洞危机四伏,很可能屠天雄早就布置好了杀招,但他只能硬闯。

不论他追了一天的人,是屠天雄的弟子,还是屠天雄本人,他都必须闯进去。

而且,是立刻闯进去。

他只要稍有拖延,别的追杀者就可能跟踪而至。那时候,他面对的就不只是一个屠天雄,而是一堆的野心分子。

犹豫再三,孙远望还是冲了进去。

这一进去,噩梦就真的开始了。

各种各样的机关陷阱,层出不穷。杀得他汗流浃背、欲仙欲死。这里几柄飞刀,那里一蓬飞针;这里一管毒液,那里一阵毒烟……比比皆是。至于山石脱落、隧道垮塌,火球包围、毒水漫灌……更是层出不穷。

当他最后衣衫褴褛的出现在一个岩石大厅的时候,习惯性的就飞到了大厅正中。这个地方最开阔,袭击起来虽然容易,但逃跑的方向也最多。而且,他最后几个傀儡,也全部放了出来。在四周甚至空中、地下全方位的警戒着。

然后,随着金光一闪,果然不出他所料,大厅中启动了一个阵法。顿时,空旷的大厅变成了一个百花园,阵阵幽香扑面而来。

“杀――”孙远望已经完全没有了耐心,本来只需要在心中发出的指令,他几乎是吼叫了出来。

随着傀儡们的攻击,阵法空间开始扭曲变形,那些花草树木也一点点破碎。

正在这时,无数鲜花从天而降,从四面八方向他袭来。

“哼,只是这种程度吗?”孙远望又是一阵大吼,一股浑厚的真元激荡而出,一阵狂风夹杂着无数鸡蛋大小的冰雹,向四面八方喷薄而出

果然,那些鲜花被打得四散飘飞,却没有一朵飞到他的身上,只有一点点奇香传来罢了。而阵法空间,也随后碎裂。

一个人影出现在他面前。

看着眼前这个十三四岁,还显得颇有几分稚嫩的童子。孙远望眼角不抑制的抽搐了一下:“屠人雄,你果然还是夺舍了吗?”

然后,不等他回答,孙远望又自顾自的说了下去:“怪不得你才炼气期的修为,却有着不逊于我的神识。不过,也就这样了,你还有什么手段,都拿出来吧。”

李奕淡淡的笑了笑。其实,他的内心远不像看起来这么淡定。

他之所以能够和眼前这个叫做孙远望的人周旋到现在,除了一点点运气之外,完全要靠屠人雄的事先布置。

所以,也可以说,目前为止,他施展出的,都是屠人雄的手段。

只除了一点点“作料。”

李奕明显稚嫩的声音响起:“孙远望,我刚才布置的阵法,你可认识?”

“不就是迷花阵吗?还不是老一套。就和你先前那些机关陷阱一样,看起来新鲜,其实尽在我们的掌握之中。”孙远望轻蔑的弯了弯嘴角,他不相信,对方还能玩出什么花样。

“迷花阵?确实是。不过,你确信此阵会散发出花香吗?”李奕很是耐心的引导着孙远望。

孙远望的脸不由自主的抽搐了一下,但最终还是强硬的说道:“有什么区别?再怎么精妙,也被我破掉了。你还能玩出什么花样。”

他一边说,一边想要向身边的傀儡下达什么命令。然而,就在这一瞬间,他头一晕,就看见无数黑点扑面而来。

成都恒博医院有医保吗
昆明天伦妇产医院最好的大夫
成都恒博医院看病贵吗
昆明天伦妇产医院在线
成都恒博医院医保卡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