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P2P跑路百度应担责否

2020-02-15 16:42:4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P2P跑路,百度应担责否

贷受害者:要想拿钱回来,只有找百度。

行业人士:不能让一个公司承担所有社会性问题,其他P2P贷受害者都要按照‘旺旺贷’的案例来解决,是有问题的。

百度:相信这些站大部分是诚信合法经营的,但从百度的角度无法判断,我们最后的决定是,“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

又一次“查无此人”。

当投资者们冲到深圳岗头发展大厦时,事实如当头棒喝:经营P2P贷的“信誉财富”并不存在于它声称的808室,其积聚的至少七百余万资金也早已人间蒸发。

类似场景在贷领域屡见不鲜,只不过,这次的不同在于:受害者们一致将矛头指向为骗子提供了“信誉V”认证的百度。

自从2014年4月为“旺旺贷”受害者提供全额保障以来,百度几乎成为了贷受害者的主要追责目标。有从业者赞其有担当,有观察者指其越位。

一个充满争论的问题是:在原本缺乏法律规范和规定的P2P贷市场活动中,有充当“引路人”角色的搜索平台究竟该为贷跑路者埋多少单?是否也应该承担相关?

又一家P2P跑路

“要想拿钱回来只有找百度。”

“信誉财富抱团****”里,来自成都、损失11万元的群主这样告诉大家。他已接受了15位群友的集体委托,准备前往北京向百度。

来自乌鲁木齐的刘小姐是其中之一。这位“信誉财富”头号受害者讲述的受骗经过并不新鲜:早在今年2月,她就通过百度搜索到了“信誉财富”的站。百度为“深圳市好信誉财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简称“信誉”公司)加V认证,证明其真实可信,而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站上亦可查到该公司的注册信息。

花了半个月时间观察站公布的大小标的后,刘小姐终于被高达15%以上的年化收益率所吸引,于是先后投入423万元,但她没有注意到,打款的对象并非公司账号,而是公司法定代表人林俊伟的个人账号(后改为一位“公司股东”的个人账号)。

2014年4月30日,“信誉财富”站开始禁止提现,400客服无人接听。三天后,该站再也无法打开。乌鲁木齐当地派出所告诉前来报案的刘小姐,他们头一次碰到这样的案子。

事实上,类似这样无法提现、限制提现或逾期还款的P2P贷跑路案,在2013年达到小高潮。据媒体公开报道,2013年全年共有75家P2P平台出现逾期还款、限制提现等问题,有些P2P平台甚至因此倒闭。而在2014年头六个月,已有35家跑路。

所谓P2P贷,原意指的是个人与个人通过互联平台直接借贷。全球第一家P2P平台为英国的Zopa,成立于2005年3月。两年后,P2P进入中国。

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给乌鲁木齐警方的回函称,“信誉”公司真实有效。警方调查则发现,“林俊伟”的身份证属于一位1992年出生的广东人;根据已有案例推断,小林的身份证很可能被冒用,未必是犯罪嫌疑人本人。

刘小姐进一步查询发现,“林俊伟”在收到款项后,将钱分别转移到数十张银行卡上,随后分别提现。人和钱都显得难以追踪,她由此转变了努力的方向。

刘小姐按照百度的“民权益保障计划”(下简称“保障计划”)发去了整套资料,申请保障,要求索赔。可申请很快被退了回来,理由是缺少上记录,无法形成证据链证明,她是通过百度搜索到了“信誉”公司站,由此造成损失。这并未让她打消向百度索赔的念头。

“警方即使破了案,钱也很有可能拿不到,”2014年6月12日刘小姐向南方周末坦陈,“听说‘旺旺贷’(受害者)去百度那边,有几十人都全额赔付了,我就加了他们的群。”

在她加入的八百余人的“旺旺贷失联****”里,取经者络绎不绝,“科讯”等贷案件的受害者陆续加入,询问着同一个问题:怎么找百度索赔?

V认证是百度最大的错?

百度面对的,是一个高速崛起却充满风险的新兴行业。

据央行年报2013显示,“P2P络借贷行业规模不断扩大。截至年末,全国范围内活跃的P2P借贷平台已超过350家,累计交易额超过600亿元。”

“民间借贷需求旺盛,借贷双方信息不对称,传统金融机构难以覆盖社会工薪阶层和小微企业主等有资金需求的人群,是P2P发展的根本原因,民间资金投资渠道有限则是助推P2P行业爆发的重要因素。”《互联金融》一书的作者罗明雄曾向媒体表示。

而来自前瞻产业研究院的报告则更为触目,直到2012年,国内络借贷交易的规模还仅为200亿元左右;2013年,这一数字疯狂增长到1058亿元,这还不包括相当一部分研究院未能监测到的交易。贷企业数量也在一年间由两百余家增长到八百余家。另据P2P行业资讯类站“贷天眼”的统计显示,从2013年9月开始,每天新上线的P2P平台约3家,最多一天有7家平台上线。

与此同时,中国尚无具体的法律政策监督这种新兴的金融模式。贷领域观察者羿飞向南方周末出示他的统计称,全国累计已有百余家P2P贷平台出现“跑路”或“提现困难”等问题,这一统计也与此前媒体的口径相仿。

“小到上线3天就跑路、只卷走二十多万的,大到3年聚集45亿的,什么样的都有,有的是主观行骗,有的是客观经营不善。”贷行业门户

“贷天眼”副总裁袁涛这样告诉南方周末。

在央行近期发布的年报2013中,肯定了互联金融近两年所取得的成绩的同时,着重对P2P贷行业内目前存在的问题做了集中的表述:一是业务经营中触及法律的红线,业务活动突破现有的监管边界,进入法律上的灰色地带,甚至可能触及非法集资、非法经营等“底线”;二是客户资金的第三方存管制度缺失,资金存管存在安全隐患,会产生大量资金沉淀,容易发生挪用资金甚至卷款潜逃的风险;三是风险控制不到位,信息安全度低。

就是这样一些特殊行业的企业,一度在百度上获得了一视同仁的认证。一位百度知情人士表示,认证并不针对特定行业,本身是希望正规公司能在搜索结果中得到凸显,按照百度的要求,这些公司只有都提交了全套工商资料,才有可能通过了审查。

在袁涛看来,对高风险行业使用一般的认证,是百度犯的最大错误,“认证本身,能打击一些非法站,是利好,但贷行业的企业不能当作普通的金融、互联企业看待,道德风险太高了。”

更重要的是,百度还给这种V认证分了3个级别。袁涛认为,这相当于进行了风险裁定,向市场发出了指引,自然要承担相应的,“如果要做评级,需要有更多风险提示。我们最早也做一点这方面调查,但没做深,这方面超出了能力范围,我们现在更多还是罗列信息、解决信息不对称,但不做裁定。”

为此,袁涛打了一个比方:百万富翁获得一百万借款尚能保持平和,可拿到一个亿时,心态难免发生变化。

“贷企业的经营者,手里拿着大量资金,很难承受诱惑,这种心理变化过程,靠调查公司资质很难识别,何况还存在一些精心策划、准备的‘大骗’。实际上,百度能做的调查还是很浅的。”袁涛表示。

“旺旺贷”案正是这种不确定性的体现。在接到民投诉后,百度展开核查,发现经营者深圳纳百川担保有限公司提交的工商信息均真实有效。在官方微博上,百度将这一事件定性为“信贷站自身不诚信、欺诈客户、导致友蒙受损失的案例”。

对于确定通过百度搜索到“旺旺贷”而受骗的民,百度启动了“保障计划”,给予了全额保障。正是这一举动,引发了至今未决的争议。

谁来善后

“保障计划”并非无中生有,原本只对应消费类的络诈骗

,且要求受害者在搜索时登录了百度账号。消费者若能提供相关证据,百度给予全额赔付。

“金融投资显然和原本的计划不相容。”中国互联协会调解中心秘书长王斌2014年6月17日对南方周末表示,投资者在购买产品时相当于签署了风险条款,且不少在投资中也有获益,不应像消费类一样全额保障。

面对“旺旺贷”受害者,今年4月中旬,百度宣布对“保障计划”进行第四次升级,将保障扩展至互联金融类别:“以后友如在百度加V搜索结果中遭遇金融理财诈骗,百度将为受损民提供单笔上限5000元、全年单人上限8万元的先行保障金。”

然而,在按照新的计划实施保障前,百度首先对“旺旺贷”的受害者给予了特殊待遇。在首批投诉的友中,百度对其中65位符合保障标准的投诉者进行了全额赔付,保障金额超过400万元。在新浪@百度推广的微博上,百度先后公布了获得全额保障的案例、获赔的名单等信息。

“‘旺旺贷’是个特例,是协商后才达成解决。”王斌分析,百度没有审查受害者是否从投资中获得了收益,本着诚信原则,按照消费类的标准进行了全额保障。

有贷行业人士对南方周末透露,“旺旺贷”此前在百度投入了相当的推广费用,而百度早先也希望打造一个通过其推广获得业务增长的案例,因此“旺旺贷”在搜索中排名一直相对靠前,这是百度在出事后“主动善后”的原因之一。不过,百度并未对此作出回应。

这一举动无疑引发了更多“旺旺贷”受害者的期待,尽管很多人所持证据尚未达到百度的要求。

来自杭州的朱先生在“旺旺贷”中损失了124000元。由于搜索时并未登录百度账号,他的保障申请被拒绝。

2014年5月22日,他和六十多位来自各地的受害者聚集在北京百度公司门口——最远的由新疆石河子赶来——拉起横幅,穿起T恤,要求百度对自己负责。者一度与保安发生了摩擦。直到傍晚,他们才与调解中心负责人和百度工作人员坐到一起谈判。

协调的结果是,百度再次扩大了针对“旺旺贷”受害者的保障范围:只要能在公安部所属的一家鉴定中心确认,确实通过百度搜索到了“旺旺贷”而受损,就能和登录百度账户的受害者一样获得保障。

“百度越位了。”5月下旬,在百度联合《创业家》杂志社组织的一场讨论会上,羿飞判断百度将遇到麻烦,“它实际上扮演不了这个角色,太大了。这种做法危害非常大。‘旺旺贷’的事情过去以后,每隔两三天还是会倒一家贷公司,很快(受害者)都会找到百度,很快它就不敢做这个事情了。看着吧,它越位了。”

百度是否该担责?

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吴晓灵在为《互联金融》一书作的序言中这样写道,“互联金融的快速发展令人蠢蠢欲动,但间或爆出的诸如P2P贷跑路的丑闻也让人望而却步。”

事实的发展俨然验证着这一判断。在人去钱空的局面下,“信誉财富”和“科讯”的受害者们都想到了“旺旺贷”的案例。

大部分受害者并不认同新的“保障计划”提出的给付标准,他们希望和“旺旺贷”受害者一样,获得全额保障。

“不能让一个公司承担所有社会性问题,其他P2P贷受害者都要按照‘旺旺贷’的案例来解决,是有问题的。”王斌认为。

她分析,受害者本人首先应对自己的损失负责,投资需谨慎已是老生常谈;其次,对P2P贷的政策监管有漏洞,今年工商部门由审批制转为备案制也带来审核方面的不足;再次,中国的银行不同于国外,对单个账户短时间内大量资金的汇集没有监控。

“这一系列问题最后在推广平台引爆,推广商有吗?”和羿飞一样,王斌强调任何一家公司都承担不了如此大的;不同的是,她认为百度做了“非常有意义的事情”,“在中国今天的互联来讲,很多站都没有心,没有诚信。我们希望帮助百度来解决这方面的问题。”

她所管理的调解中心成为了调解此类矛盾的核心部门,仅在“旺旺贷”一案中,中心就拨出了3人负责接待、3人负责答疑,另有多位工作人员参与确认证据、写调解书、推进保障,“压力特别大”。

压力更大的显然是百度。除了应付受害者,百度还必须尽快找到办法,突破眼下的困境。这种努力迅速遭遇了反弹。

“旺旺贷”事发后,百度采取了“一刀切”的办法,将一千多家P2P贷站全部下线。2014年6月17日,百度一位不愿具名的公关人士对南方周末表示,大量站抱怨,这种做法将好的站也拒之门外,使他们的经营和声誉受到损害,“百度相信这些站大部分是诚信合法经营的,但从百度的角度无法判断,我们最后的决定是,‘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

一位百度内部知情人士表示,这样的情况并不单独出现于贷行业,此前百度对民营医院实施严格限制后,也有一些经营者通过媒体关系报道百度负面,甚至给工作人员打来,报出其妻儿所在,施加威胁。

“有些问题是我们社会特有的,甚至连一些医疗医药的百度百科词条我们都要锁住,交给中华医学会等可信机构修改,否则就有经营者雇人去改。就很少碰到这样的问题。和贷一样,是整个社会的问题。”上述人士表示。

“一刀切”后,百度正尝试建立P2P白名单,设置了较高门槛,只允许中国支付清算协会互联金融专业委员会成员或出资控股方满足一定要求的企业才可进入。

“我们更多希望的是,通过投资者、第三方站的交流,来让投资者提高自己的分辨能力,这是个对投资者教育的过程,没有什么可怕的,”羿飞表示,“股市ST加星的还有人买呢,媒体要提示风险而不是代替投资人思考直接给结论。”

事实上,由于监管尚不到位,这种努力本身也相当困难。直到去年8月,央行监管层喊话,要求P2P平台不能碰非法集资和非法吸储两条法律底线后,这个行业才有了初步监管;更详细的管理办法尚在制定中。

在百度这头,“旺旺贷”之后的平台跑路事件要如何善后,目前仍待商榷。王斌表示,按照新的“保障计划”,保障数额上限5000元,如果仍按照“旺旺贷”案例中的鉴定程序,需要三周时间,周期太长,如何更新规则,仍需商量。

像刘小姐这样的受害者显然希望延续“旺旺贷”的案例,尽快促成百度、调解中心达成一致,让他们持有的证据进入鉴定流程。

“希望法院能有一些明确的判例,会更有利于调解,”王斌对南方周末表示,“当然更重要的是,在这样的事件中,平台到底应该承担什么?这还需要讨论。”?

重庆耳鼻喉医院哪家好
河南省中医院怎么样
保定治疗阳痿费用
江西省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河源专门治白癜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