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民调显示农民工市民化的头道门槛不是户口

2019-10-13 04:59:5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民调显示农民工市民化的头道门槛不是户口

  去剪头发,熟悉的发型师回东北老家过年了;上购物,卖家说快递员放假了,只能年后再买;连中午叫个外卖,饭店都说人手不够不送了。春节快到了,北京市市民韩昭突然觉得生活变得不方便了,这才想起来他们是农民工,其实早就忘记了这个称呼,觉得他们就是我们城市中的一员,也习惯了他们带来的便利。

  不同于建筑工地上挥汗如雨的老一代农民工,新生代农民工正越来越多地出现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他们多为80后、90后,在1.5亿农民工里占60%左右,如今已有大约1亿人。

  上周,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通过民意中国和题客调查,对全国31个省(区、市)7402人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87.2%的人表示接触过新生代农民工,其中30.3%的人经常接触。

  他说自己不是农民工,是白领。

  调查发现,公众接触到的新生代农民工涉及各行各业:51.6%的人选择保安,50.4%的人选择建筑工,46.5%的人选择搬运工。接下来还有:快递员(44.5%)、装修工(43.0%)、服务员(40.4%)、送外卖(38.1%)、安装工(36.5%)、摆摊(34.3%)、售货员(32.9%)、美容美发(30.7%)等。

  在北京上班族秦雷曾经的印象中,农民工都是苦哈哈的。但在装修房子的两个月中,他近距离地接触了很多年轻的农民工,颠覆了他原来的认识,装修工人会先打约好时间再过来,穿得也整齐干净,开工时换上工作服。中午他们就去楼下的小饭馆,弄几个菜吃。每天干完活儿,他们会把屋子收拾干净,然后洗脸、梳头,换上自己的衣服再离开。如果在公交车上遇见他们,我绝对不会想到他们是农民工。

  绝大多数新生代农民工接受过高中阶段教育,他们没有从事过农业,想在城市里生活下去。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张翼,在接受中国青年报采访时说,新生代农民工更加注重对自身劳动权益的保护,在选择劳动单位时,不光考虑工资多少,还会考虑劳动环境、社会保险、对职业生涯有无帮助等因素。而且,新生代农民工民主平等的观念很强烈,他们会向老板提出涨工资等要求,也反对社会歧视。

  前不久张翼去广东省调研,他发现,有些新生代农民工都不认为自己是农民工。在虎门镇的一家企业,一名中专毕业的安徽籍年轻人,负责做精密仪器质量监控。他应聘时就要求企业交纳社会保险,还要有夫妻房,然后再谈工资待遇。他说自己不是农民工,是白领。

  北京大学社会学系副教授卢晖临在广东东莞调查时发现,新生代农民工说起跳槽的理由,最喜欢说的一句话就是不爽。不爽包括很多方面,可能是老板的态度不好,也可能是排队洗澡等待时间太长。老一代农民工眼里习以为常的事情,新生代农民工却有着不同的反应。因为老一代农民工的目的很简单,出来赚钱,充实自己在农村的家。而新生代农民工是在改革开放以后出生的,农村的生活条件大幅度改善,城市文化对他们也有很大影响。他们的性格、生活方式和人生观都不同于老一代农民工。

  虽然专家指出,新生代农民工具有三高一低的特征,即受教育程度高,职业期望值高,物质和精神享受要求高,工作耐受力低。但本次调查中,当问到新生代农民工的关键词,吃苦耐劳仍以58.1%的支持率排名第一,勤劳以57.7%的支持率紧随其后,排在第三位的是奋斗(46.4%)。

  接下来的一组关键词反映了他们新生代的特质,分别是:有梦想(29.7%)、自信(23.4%)、独立(21.0%)。其他还包括:奉献(19.8%)、乐于助人(18.3%)、注重生活品质(13.4%)、时尚(11.5%)等。

  我们这行做得好的,都在北京买房了。

  安徽籍小伙子张生来北京快3年了,他一直跟着父亲做装修的刷墙工作,一个月有将近3000元的收入。在他眼中北京是个很好玩的地方,活儿不多的时候,他喜欢和同伴们四处逛逛。父亲将来肯定是回安徽老家的,他却想留在北京。我们这行做得好的,都在北京买房了。我现在就想把活儿做好,将来说不定能干上工头。

  新生代农民工大多怀着出来闯世界、要做出一番事业的梦想。卢晖临说,但是他们怎么才能留下来,并且能够发展下去,这是非常现实的问题。

  本次调查显示,83.3%的公众认同新生代农民工成为新市民,其中30.2%的人表示非常愿意。

  1月31日,国务院发布的2010年中央一号文件《关于加大统筹城乡发展力度进一步夯实农业农村发展基础的若干意见》中,首次使用了新生代农民工的提法,并要求采取有针对性的措施,着力解决新生代农民工问题,让新生代农民工市民化。

  目前新生代农民工成为新市民有那些困难?调查中,61.3%的人选择生活成本太高,这第一难居然不是户口,让不少人大跌眼镜;其次,54.5%的人认为他们无法享受城市居民福利;53.9%的人认为居无定所,住房问题难解决,这是第三难。

  接下来还有:社会歧视仍然存在(51.5%)、自身素质有待提高(50.8%)、子女上学难(45.0%)、婚恋难题(29.6%)等。

  张翼认为,新生代农民工成为新市民的难点最主要有两个方面:第一是收入问题,虽然不少新生代农民工的工资并不低,但是总体上仍很难和普通市民相比;第二是城市之间社会资源不均衡的问题,中小城市承担了城镇化的主要职责,但是在教育、医疗等社会资源上,中小城市和大城市相差很远。要在北京、上海这样的大城市落户,新生代农民工会很愿意。如果要转到中小城市或者县城,他们的意愿就不是很强烈了。

  卢晖临认为,新生代农民工转变为新市民最关键的还是制度考量。制度不改变,搞很多农民工学校,提升他们融入城市的技能只能治标不治本。农民工熟悉了城市文化和城市规则,但仍然没有办法长远地开展自己的生活。

  怎样才能使新生代农民工尽快成为新市民?调查中55.5%的人赞成尽快放宽城市落户政策;55.1%的人认为要把他们纳入城镇职工社保体系;52.7%的人支持着重对新生代农民工进行职业技能培训和教育;50.9%的人认为廉租房或经济适用房应该向他们开放;49.2%的人赞成有稳定劳动关系的农民工先纳入城镇职工基本医保。

租房知识
农业机械
西甲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