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難忘坎坷少年時

2019-10-12 16:10:3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摘要:青少年时代,是甜蜜的,美丽的,值得回忆,值得留恋然而,我的青少年时代,却是坎坷的,苦涩的,不堪回首的 難忘坎坷少年時

  耄耋老妪刘莲生

  青少年时代,是甜蜜的,美丽的,值得回忆,值得留恋然而,我的青少年时代,却是坎坷的,苦涩的,不堪回首的

  流落沂水避灾难

  我家祖居青州,祖上是青州衡王府的皇封贡品糕点师

  大明政权,传到宪宗朱见深手中时,又一次将国土分裂、分封他的第七子朱佑楎,于成化二十三年,被封为衡恭王,藩居于青州,在南阳城内建造了衡王府衡王府占地一点三平方公里,规模浩大,富丽堂皇,堪与帝阙媲美

  明亡清兴,衡王府被夷为平地,男丁被斩杀,女丁被变卖为奴城门失火,殃及鱼池,衡王府被查抄,就连府内受过皇封的匠人也难幸免,俱被列入捕杀对象我们刘家祖上四处躲藏,最后避居城南赵家小河村,活命尚难,谁还去考虑传承发扬王府糕点制作技艺

  清朝光绪年间,爷爷刘万顺复返城里,重操祖上旧业,在北营街伙巷东口,开设了一家万顺糕点铺祖父是王府糕点的直系传人,却只会纸上谈兵,不会具体操作祖母心灵手巧,是制作王府糕点的巧匠万顺糕点铺全凭她支撑门面,生意十分火红祖父只迷恋念善书,习易经,布道施财,生意场上的事一窍不通

  当年有名望的的生意人家,亦是书香门第为了培养生意接班人,首先让孩子读私塾,学文化,积累知识,而后便送出去,做徒弟,学本领,磨练成才

  父亲刘德亭,是刘门长子,是当然的万顺号事业继承人同其他的少掌柜一样,刚满十六岁,便被祖父母送出去学徒

  父亲为人谦和、勤快、好友,能写会算,不管在哪家字号做伙计,都深受掌柜欢迎母亲马淑英,人虽勤劳,却过于嘴拙,不善逢迎,在婆母面前不甚吃香好在她是长媳,并不受气

  一九三四年,三十三岁的父亲,正是家有两个孩子的壮年汉子在事业上,是当时青州最大茶庄的掌店伙计,铺面上一般事,他能替掌柜作主这年秋后,父亲押着茶叶,步行远赴沂水城为店主销货

  从青州到沂水,必须翻越沂山,不是过大关,就是越小关,别无他途可行那年月,土匪多如牛毛,押送货物是件十分危险的事前些年,都是店主押送今年匪情更紧,掌柜怕死,硬让父亲代押根据以往经验,大关比小关安全些,所以他们选择走大关这条通途

  这一日,他们赶到大关下近家沟村时,天已将晚为了安全,便住下来,准备第二天早上过关顶

  父亲此行,还是挺小心的谁能想到,睡到半夜,土匪闯进客店,把他们连人带货押走他们被蒙起双目,随匪人钻进不知什么山沟然后,又将他们蒙着双眼送出茶叶被扣,到哪里去讨要父亲自知无法向主家交代,便打发脚力们返回青州,告知店主真相他自己躲在沂水避难,不敢回家

  父亲两年不归,苦了留在青州的母亲父亲走时,大哥春生十一岁,正读初小;我只有一岁,是个刚摘奶不久的娃娃已经是分居的日子,一个女人带着两个孩子,生活需靠祖父接济此时,祖母已经过世,祖父不善经营,糕点技艺后继无人,铺面渐渐荒废,独自一人生活

  母亲感到在青州再也维持不下去,多次向公爹请求,想带着两个孩子前往沂水寻夫没有更好的出路,祖父只得答应母亲的要求,并亲自送我们前往沂水

  一九三六年秋,从青州到沂水,已经通了汽车车少,客更少,隔三五天才跑一趟司机张师傅,与父亲是朋友我们老少三代四口人赴沂水,只收了一个人的票钱,乐得祖父胡子直翘,连连作揖致谢

  在沂水城,我们一家四口团聚,并在那里安了家,住在西门里姑子庵旁的两间草房里十三岁的大哥春生,在瑞溥小学读高小;年仅三岁的我,陪母亲守家

  当年的沂水小学,是一所颇有名气的学校,虽然称不起藏龙卧虎之地,却也是沂水县的革命摇篮春生哥的老师邵德孚、李松舟、尹平甫等人,此时已经都是中共地下党员我们的父亲,已经秘密参加了革命活动,邵德孚等人,都是他的的至交好友

  团聚虽好,生计却难,单靠父亲在城里做一般雇员,很难维持生活母亲在青州时,曾在青州卷烟厂作过卷烟女工于是,母亲便重操旧业,开始卷制私烟父亲抽空暇走四乡,到朋友处出售香烟父亲多年跑沂水,在那里交的朋友不少,一点点手工烟并不难销售

  小小日寇,觊觎中华已非止一日事变之前,他们就陈兵东北,寻机发难只是借口难寻,发难难以启动罢了为了挑起战火,一九三七年七月七日,日寇炮轰芦沟桥,打响了侵略中华的第一炮

  从此之后,神州大地不安,华夏子孙不宁战争的烽火,将要烧到人们的头上

  时针移动,战火蔓延一九三七年“七七事变”后,东北沦陷,华北危险风声鹤唳,噩耗频传

  一九三七年十一月底,严冬来得分外早一场大雪覆盖大地,远山近村,披上一层厚厚的雪装大雪封路,吃不上饭的饥民,谁也估不透有多少

  正是在这样的夜里,母亲即将临产雪封门,夜封路,风啸旷野,到哪里去请产婆好在母亲已有生产十胎的经验,无需产婆帮助,自己也能自理她将大哥春生与我撵到一边,不一会,弟弟便降临到人世间,发出了第一声悲愤的哭声

  弟弟出生在沂水县城,取名叫“沂生”他是出生在丑年,从此之后,我们家里增加了一头小犟牛,也给我的生活增添了不少乐趣

  马背少年不解愁

  常言道:“富怕招贼,穷怕添口”

  我们家的日子,本来就过得窘迫,家里断顿时常靠朋友们接济增加小弟弟一张小口后,未来的日子更艰难

  父亲能写会算,粗通医道因此,他在沂水结交了不少朋友他的朋友,大都在沂水县的老二区一带,李家营的李哲堂,肖家沟的肖连浩,柴山的冯立书,诸葛的李镇范,张岱的于国昌、于国瑞,店子的张玉苍等,都是我至今还能忆得的这个于国瑞,参加革命后改名为刘干,文革前曾在山东省淄博地区做过书记,文革后曾任职山东省纪委书记

  为了缓解我们日后的困难,也为了朋友们便于相聚,他们极力鼓动父亲迁到城西北乡下居住好在大哥春生已经高小毕业,父亲便答应了他们的要求

  “一家有饭大家吃,一人有难众人帮”这是我对沂水人的评价父亲点了头,这帮朋友鸡叫等不到天明,硬逼着腊月二十一搬家在沂水,有回娘家住满月的风俗腊月二十一,正是弟弟沂生的满月日,朋友们将他们预先给我们找好的新家,当作了母亲的娘家,用意何深啊

  我们搬家这天,朋友们到的不少,足有五六个萧连浩大伯自己推来木轮小车他家中颇富裕,在家里根本不用自己推车、打担,由此足见他对待朋友的火热心肠

  我们家没有什么家当,一辆小推车,连人带东西就全推了小推车的左边,母亲怀抱弟弟;另一边载着被褥和我春生哥已满十四岁,跟在车子后面步行李镇范大叔是个瘸子,平常以驴代步他很喜欢大哥春生,硬是将春生推上驴背,自己跛着腿在后面“驾驾驾”地呼喝着驱赶驴子

  父亲的这帮朋友轮流推车,其余人护拥在侧,一付十足送天神娘娘的架式地上的积雪还没有化尽,道路泥泞难行,翻山越岭的地方,须多人相助方能得过

  我们的新家,在朱村店子

  朱村店子,地处沂河紧北岸,隔水与下肖家沟村相望(而今是霸山水库库区),古大路从街心穿过,二、七逢集,是沂水乡间的重要集镇友人选择此处做我们的新家,想得十分周到太阳尚未落山,我家的迁居人马就赶进了店子村

  新居,设在停产的一座油坊柜房里这油坊主人,是国于昌叔的本家没有想到,我们一入新居,饭菜已经摆满桌子,屋子里也挤满了左邻右舍,连内间的土炕也已经烧热了看到这番景况,父母无不热泪盈眶,感动不已几个中年妇女,将母亲拥入内室,父亲留在外间待客

  这一夜,父亲与友人们把酒畅谈,至醉方休从此,我们过上了一段较为舒适的日子

  迁居店子后,我们过了一个朋友们准备好的新年春节后,母亲依然卷制私烟,每日三两条,无需出户就能销完父亲,帮街上商号理账,或给人看病春生哥已经下学,帮助母亲照料我与弟弟我们的生活,可以说是一步登天

  一九三八年春天,日寇侵华的胃口越来越大,抗日的枪声,离沂水城越来越近沂水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摆脱国民党的控制,拉起自己的队伍,成立了八路军山东游击队第四支队六大队(二支队的前身),活跃在沂蒙山区,准备迎击胆敢进犯沂水的日寇侵略者

  三月中旬,六大队进驻店子村,队部设在油坊里,与我们同院居住六大队的队长邵德孚,是春生哥的老校长,也是父亲战友与朋友他们队里的干部,有不少人是春生在沂水读高小时的老师

  邵队长喜欢哥哥春生机灵、有文化;春生,羡慕老师们的爱国精神;父亲,也乐于让儿子尽忠保国三心相通,一拍即和,父亲便将春生哥亲手交给了人民军队,开创了六分队送子参军的先河当年,春生哥只有十五岁,还是一个稚气未退的孩子

  队伍开拔那一天,母亲抱着弟弟,领着我,与父亲一起将队伍送出村外我们含着惜别的热泪,望着他们渐渐远离的背影,久久地,久久地不愿转回村来

  抗日战争爆发后,日寇策马步步迫进,国民党闻风节节败退一九三九年夏末,日寇发动大扫荡,占领了沂水城,并在葛庄设立了据点,驻扎着一个小队日军

  国民党丢城弃乡,所有政权迅速瓦解此时,共产党的抗日阵线渐渐强壮起来秋初,在沂水广大农村建立了区、乡两级政权,领导沂水人民,展开了艰苦的抗日斗争当时,我们居住的下肖家沟村,就在老二区的管辖之内,直接归柴山乡领导

  八路军的抗日势力越来越强大,据点里的日伪军,间或出来扫荡,也不敢太深入山区,仅是沿大路两侧虚放几枪,显显威,壮壮胆店子村地处大路,距葛庄仅十余里,自然在日军扫荡范围之内

  此时,父亲已是我党的地下联络员,我家便是联络点他以卖烟、看病为掩护,游走四乡,出入据点,不动声色地传递情报,用香烟换取伪军子弹,武装抗日子弟兵为了便于活动,我们的家迁到下肖家沟村,住在肖连池的两间偏房里

  为了获得情报、筹集弹药,父亲在三教九流广交朋友,并结下不少异姓兄弟,肖连浩伯即是其一肖连浩兄弟三个,性格各异老二肖连祯埋头务农,不善交往;老三肖连池,为人机灵,开设油坊他本人,乐善好施,喜欢结交肖连浩为人豁达,处事灵活当年,他是我们党的外围人士在形势最严峻的时候,他曾出任村长,积极为我们党工作,可以称得上是一个开明绅士

  下肖家沟村,紧靠沂河南岸,隔河与店子村相望沂河是一条著名大河,水宽流急,无桥相通,成了肖家沟的天然屏障肖家沟南山上日夜常设瞭望哨,只要发现日伪军涉水过河征兆,哨所立即报警,村民马上撤离

  撤离的村民,沿肖家沟溜向上,穿过上肖家沟村,便可转入南拉山老林南拉山老林,山险林密,又有区中队和民兵保护,几个日伪军小队,是不敢轻易来搜山的因此,从鬼子进入老二区以后,肖家沟的广大民众,从来没有与鬼子正面相对过

  迁居下肖家沟不久,我的二弟便降临世间,取名“水生”“沂生”与“水生”,兄弟二人合起来,是“沂水生”,这是父亲为居住沂水取的纪念名

  弟弟水生,更是生不逢时他出生尚不足半个月,就迂到日伪军夜袭肖家沟村民们得到警报,连夜撤离,偌大的肖家沟,只留下一座空村

  这一夜,父亲送情报未归,家里只有我们娘儿四个母亲刚生下小弟水生,算来不足半个月灾难当头,哪管你满月不满月母亲肩上横背着一个大包裹,右手挎着篮子,篮子里躺着不足半月的水生小弟,左手牵着沂生弟弟当年我只有七岁,不但没人照顾,背上还背着个大包裹,艰难地随在母亲的身后,累得眼里直流泪,口里直喊:“娘,累,我累呀”

  当时,肖家沟村里住着伤病站转移时,站长见我累得哭鼻子,便停下来,笑嘻嘻地,将我抱上马背,让战马驮着我我呢,真是一个傻姑娘,竟乐得在马背上咯咯地笑起来,将逃荒避难愁苦抛到了脑后我在马背上摇头晃身子,对母亲夸耀说:“娘,你看,好玩”

  母亲见状,向我瞪了一眼,嘟囔着骂道:“死妮子,还不快下来,不怕人家站长笑话”

  “大婶,没啥她还小,谁笑话”站长乐哈哈地说,顺手又将弟弟沂生抱在怀里,随着转移的人流向山沟里涌去

  村人们离村不远,一阵阵激烈的枪声传来,敌人进村了枪声,刺穿沉静的夜空,显得那么响亮,那么凄凉枪声,惊醒了睡梦中的弟弟水生,他扯着喉咙哭起来,哪里知道灾难临头这哭声,使这枪鸣鬼惊的夜景,更加悲凉,更加凄惨母亲怕他的哭声会将敌人引来,紧紧地捂住他的小口,憋得他在襁褓里乱蹬

  共 1906 字 5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此文讲述了一家几代人的生活历程,从清末到建国,上百年沧桑岁月在作者笔下奔涌作品真实记述了中国革命战争中一段鲜为人知的历史事实,具有较强的历史价值和文学价值作者长期致力于地方史志的挖掘整理,取得了骄人的成绩此作是一个人的成长史,也是一个家族的家史正是一个人的历史,一个家族的历史才构成了村史、县史以至于民族史作品叙述详略得当,条理清晰,历史事件的记述非常详实,是一部具有历史感沧桑感的佳作【:瞳若秋水】【江山部精品推荐 1】

  1楼文友: 15:44:04 传奇的故事,生动的情节,鲜为人知的历史事实,给人阅读的快感 秋水横波远8 62 91 7

  回复1楼文友: 05:25: 诚谢赞誉,愧领

  老姐刘莲生现已八十二岁高龄,是一名退休助产医师

  前几天老姐专程来访,托我为她撰拟回忆录姐弟情深,难以推拒,经过三昼夜笔耕,终于完成此文稿因为这是我们的亲身经历,所以令读者感到真实而有感染力

  2楼文友: 2 :19:16 全文可圈可点的佳句不少,给文章增添了些许文学色彩和品读雅趣佳作获精,实至名归问好作者,祝创作愉快

  回复2楼文友: 05:26:15 诚谢赞誉,愧领

  老姐刘莲生现已八十二岁高龄,是一名退休助产医师

  前几天老姐专程来访,托我为她撰拟回忆录姐弟情深,难以推拒,经过三昼夜笔耕,终于完成此文稿因为这是我们的亲身经历,所以令读者感到真实而有感染力

佝偻病导致的o型腿怎么办
灯盏花的产地是什么地方
立可安牌复方木香小檗碱片
拉肚子如何止泻效果好
分享到: